<p id="jj77h"><ruby id="jj77h"></ruby></p>

        <track id="jj77h"><strike id="jj77h"><strike id="jj77h"></strike></strike></track>

            我的回國歷程
            日期:2020-11-05 瀏覽

            即將解除隔離了,直到現在,我才提筆把這段回國經歷分享給大家,經常聽到有國內朋友說的:不就是坐個飛機回國嗎?有必要寫出來嗎?矯情!

             

            其實寫這個故事出來只是想告訴你:海外回國真的挺難的,大家都太想回家了,這就好像被動適應性麻木久了,一旦出現一絲希望,就會像個孩子一樣雀躍,但是即將又會面臨無止境的期盼和痛苦;面臨護照即將過期,土耳其入境因護照有效期不足61天被拒,中轉人生地不熟的白俄羅斯,最后回到祖國的懷抱,只有在電影里才可能出現的情節,這次我是主角。

             



            2020年9月決定從非洲利比亞“菊花公司”離職,整一個月時間,無班上、無所事事就做一件事那就是等航班開放;



            利比亞這個國家的生活本生就比較無聊,所在的班家西沒有航班飛向其他地方,再加上當地一直謠傳說機場即將開放(這個機場開放謠言從6月份說到了10月份,可能會更久);所以是去西部首都的黎波里?還是繼續等機場開放去亞歷山大-埃及?我一直猶豫,也在等待機會。

             

            2020年10月6號,迎來了第一次機會,坐上“菊花公司”的車從東部班家西橫穿整個利比亞到達西部首都黎波里,剛好有趟飛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的航班,不需要核酸檢測就可以上飛機;天真如我,以為只要登上飛機就能回國了,但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我差點滯留在海外;

             


            我的護照在10月18號即將到期,迫在眉睫,利比亞當時沒有中國大使館人員,大使館在前幾年利比亞內戰時就已經轉移到了突尼斯,但疫情之下中國人已經不允許入境突尼斯,遠程辦護照麻煩且耗時長;估計得無工資再等待3個月,新護照辦下來還要托人把舊護照捎過去,然后等新護照捎過來,最關鍵的是能幫忙辦護照的同事也得了新冠,且在隔離中。

             

            由于護照有效期不足6個月,在網上訂票也訂不了,只能找代理人工訂票,當時訂好票后,10月6號當天晚上就坐上車,16個小時,經過層層的部隊哨卡,類沙漠地帶,無信號戰爭區域,那些官兵每次都要檢查,但是很友好,也祝我們順利過關。

             

            10月7號到的西部首都的黎波里,然后就被隔離了幾天,隔離生活就不過多描述;

             


            10月10號的飛機飛土耳其伊斯坦布爾,當時被要求托運兩個行李(疏忽,我當時想的是隨時可以扔掉大行李保全一個小行李即可);到了土耳其,以為伊斯坦布爾機場可以順利做核酸檢測,當時也定了土耳其酒店,結果土耳其的海關不讓我入境,說護照有效期不足61天了,我幾次溝通也失敗了,海關保安甚至強扭著我離開了海關區域。

             

            行李也必須入境才能拿到,我當時電腦包里除了一個外套,基本什么都沒有,在緊急情況下,不惜花200CNY充值skype和機場收費WiFi到處求助,外交部和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安卡拉大使館,面對我的這種情況,他們也給了多種參考性方案,比如轉飛其他國家(如英國,英國機場就可以做核酸?);

             

            利比亞同事建議我飛埃及輾轉回東部班家西,再考慮遠程辦護照,然而埃及入境也需要核酸檢測。土耳其航空不讓我無核酸檢測報告登機,同時也不讓我飛巴黎(當時我的行程是伊斯坦布爾-巴黎-首爾-廣州,他說就算伊斯坦布爾直飛廣州無HS也不可能,隨后爆出了很多乘客在巴黎機場滯留,接著就有了10月14日直飛廣州熔斷新聞;

             


            就在我絕望之際,土耳其領事館不經意間的一句話讓我看到了希望:可以飛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免簽(但土耳其航空貴賓接待說必須要有離境明斯克的機票行程單才行)。

             

            當時我果斷地選擇馬上訂票(頭等艙)從伊斯坦布爾飛明斯克,趕緊去貴賓休息室,充電手機,聯系國內機票代理大清早辦理隨時可取消的行程單),而且把老的值機取消,以便可以退票獲取一些補償。當時已經不打算要行李了,準備在接下來的一個月左右靠單薄的外套生存。

             

            護照還有七天有效期,我不可能滯留或者游離于機場,海關或者大使館也不可能通融,在機場待幾個月,沒人會收留我,飛其他國家也只能停留在轉機區域,而且面對來來往往的白色口罩和咳嗽,更加恐懼。

             

            白俄羅斯跟中國關系挺友好的,順利過了海關,倒沒問什么東西,也不在意我的護照還有7天過期。

             


            在白俄羅斯,我以為我的行李就永遠留在了土耳其(但我離開伊斯坦布爾的不經意間的一個Transfer行李的小操作卻幫上了大忙,但當時辦理時被土耳其機場內部的車碾壓腳背,我當時忍著痛也來回奔波),我行李上有很多衣服,然后我隨身包里啥都沒有,在機場只是渺茫地跟地面工作人員說我的行李沒到做lost and found;

             

            在白俄羅斯待了大概五天時間,五天期間剛好遇到個好心人,他是在機場負責土耳其航空行李丟失派送等業務的大叔,英語很棒(在白俄羅斯基本只能用俄語交流,說英語基本沒人能懂,我只能拿著翻譯app到處給人解釋我的困境,但他們不懂);

             


            最后那個大叔一直幫我翻譯,幫我一直催土耳其航空和機場的人把行李拿過來,最后也是他也開車載我去超市買吃的,載我去做核酸檢測和填寫滿篇俄文的表格(核酸檢測也是利比亞同事在我訴說打檢測機構打電話打不進去和交流不暢的情況下,通過特殊渠道求證白俄羅斯菊花辦事處找到一個做核酸檢測的機會,不然我那時在最艱難情況下都準備去白俄羅斯其他省做去了)。

             

            10月16號,一切都順利,核酸檢測報告大叔也給我送過來了,下午也安排了TAXI送我去機場,當晚順利離境白俄羅斯明斯克。

             

            10月17號抵達呼和浩特。

             

            10月18號護照到期,時間剛剛好,如果中間有任何差錯,那我估計得在白俄羅斯辦旅行證,而且還要辦理超過5天的居留證和保險等業務。

             


            我的旅程從九月份開始一直算算算,而且面對護照即將到期的一切未知和不確定,面對沿途疫情的恐懼,面對遇到困境時的不知所措和各種心情,是我一生從來沒有過的經歷。

             

            此次回國行程艱難的重要一個原因是在利比亞核算檢測點不被公認,入境土耳其,人家說你干脆返回利比亞或者其他國家,但很幸運的是,我回來了;

             

            最后再次感謝那位機場大叔,機票代理小哥大順,還有在俄羅斯遠程幫我翻譯的小姐姐,和幫我聯系等一些人。還有我的家人時刻的關心,雖然幫不上忙,但讓我的思路更加開闊了一些和更加鎮定。

             


            因為新冠疫情影響,近期多條從非洲回國的航線熔斷,這讓很多人回國之路更難了。


            海外這么大一個群體,情緒需要出口,回國這么難,辛苦了。

            三位熟女人妻推油按摩

                <p id="jj77h"><ruby id="jj77h"></ruby></p>

                  <track id="jj77h"><strike id="jj77h"><strike id="jj77h"></strike></strike></track>